数极客首页

微信视频号追赶抖音快手,张小龙胜算几何?

数极客,拥有16种数据分析模型的新一代用户行为分析平台!

成为微信在5G时代的王牌?

很少有人意识到,在微信主界面“我”的选项卡下,点击右上角的“相机”,还可以拍摄一段只能保留24小时的“视频动态”。

这是在“快抖”这类短视频平台成功后,微信加快“拥抱短视频”的举措之一,只可惜目前这一功能的使用者寥寥。如今抖音DAU已经突破4亿,对腾讯系的用户使用时长形成严重威胁之际,腾讯不得不请出尚能打的微信,再战短视频领域。

2019年6月,微视内测发布了30秒朋友圈视频的功能。用户可以通过微视拍摄30秒视频,并能同步到朋友圈自动播放。半年以后,今年春节前微信开始内测视频号。坐拥11亿用户的微信,为视频号直接提供了二级入口。

如此备受重视的视频号,会是新的流量洼地吗?微信放大招后,视频号能对“快抖”形成威胁吗?很多人对微信重磅推出的视频号抱有不少期待。其实在讨论这些问题前,最应关注的是微信视频号能成吗?成败的关键在哪?

视频号「不食人间烟火」

如果说公众号是微信在4G时代的典型应用,那么视频号可能是微信5G时代的标杆产品功能。这是视频号的战略意义所在。

微信做视频号的初衷,可以在2020 年1月举行的微信公开课找到答案。当时,张小龙在这场活动开场视频中提到:“微信的短内容一直是我们要发力的方向,顺利的话可能近期也会和大家见面。毕竟,表达是每个人天然的需求。所以这里,也是作为一个对新版本的小预告吧。”

因此,视频号被视为微信短内容的一个重要尝试以及战略支撑。而微信也对视频号的开放十分谨慎。

Tech星球多方了解到,一般在提交申请视频号内测邮件后的24小时内,会收到一封带有二维码的官方回复。

后面的流程和微信公众号开通类似。首先是申请人通过扫描二维码进入正式申请渠道(见下图)填写有关内容。账号主体类型有“政府机关”、“媒体”、“企业”、“机构”、“个人”等,这个与公众号的主体类型基本一致,同样是为了区分运营者对视频号以后的发展方向。

微信视频号追赶抖音快手,张小龙胜算几何?

需要注意的是,在以上步骤中,申请者证明自己具备影响力是最难的关卡,这一关会将绝大部分申请者拒之门外。Tech星球(微信ID:tech618)对部分申请过视频号的自媒体运营者调查发现,他们在提交申请后的一个星期内,大都并未收到审核过的邮件,虽然他们的粉丝数都处在1~10万以上,符合申请条件中的影响力证明。

目前,成功申请开通视频号的,除了极少数机构或个人外,大部分都是比较有影响力的大V,直接受邀请入驻,或者企业通过公众号关联认证。

不知是出于防止内容泛滥,还是准备走PUGC模式,视频号还没有开放普通用户申请通道。这与微信公众号提倡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品牌”的核心理念,有着很大的差异。在互联网行业分析人士看来,这一次,微信变得有些“不食人间烟火”。

Tech星球(微信ID:tech618)体验后发现,视频号可以发布图片和视频内容,内容呈现形式是瀑布流,用户可以在视频号内点赞评论,并会在“个人中心”里显示。整体产品形态有些类似Ins和微博的视频板块。

微信视频号追赶抖音快手,张小龙胜算几何?

作为微信首个中心化的公域流量产品功能,微信也首次在视频号上运用了推荐机制。尽管自家的订阅号和服务号也在尝试智能推荐,但仅在订阅号信息流或者文章末尾偶尔出现。而抖音、头条等各种融媒体都用上了推荐机制,这些是融媒体的核心。如今视频号会采用机器推荐、社交推荐,还是其他哪种推荐模式还不明晰。

视频号除了可以利用微信流量池这一重大红利外,还具有的想象空间,是创作者可以发布带有文章链接的内容,视频号此时就可以作为一个连接器,将公众号、小程序、微信圈子这些相对独立的产品连起来,让内容变得有价值,成为一个“带货”神器。基于社交关系场景下的带货能力,不一定会逊于抖音快手,这点也被内容创作者所看中。

能否承载腾讯的期望

视频号的探索能否成功,可以从微信对短视频的探索中,窥见一二。

2014年9月,iOS微信6.0.0版本,微信首次开放了微信小视频功能,支持用户在聊天或朋友圈拍摄小视频。这是微信初次尝试短视频功能,但彼时短视频行业还未兴起,图文才是新媒体的主流形式,因此这次上线的小视频也更加偏重工具属性。

此后,微信在短视频上的动作停了近三年。

直到2017年,微信再度在小视频的功能上有所更新。2017年7月,微信更新6.5.10版本,新版本首次支持对发送的视频进行编辑,虽然只能拖动时间轴对视频进行简单的区域剪切。

在这次更新中,没有在朋友圈中全面支持视频,被认为是微信错失的最重要机会。

虽然,后来微信朋友圈视频可以自动播放,但如若这次将朋友圈改版成以图片和视频为主,微信还是有机会守住短视频赛道。

微信开始重视短视频是在2018年,经过前期用微视进行简单测试后,当年12月微信在7.0.0版本更新“时刻视频”功能,又在后续版本中新增了“配乐”功能。“时刻视频”最终入口是朋友圈顶部,基本是少部分用户录发一些场景视频,无法激发UGC模式下每个人的创作热情。

可以说,微信在“视频动态”(“时刻视频”)上给足了资源,无论是聊天框、朋友圈,还是好友详情页,都有视频动态的播放入口。这个功能的操作路径,甚至比查看朋友圈的步骤还要少。

不过,“视频动态”并没有成为微信里的另一个社交阵地,笔者拥有数千人好友的朋友圈,也仅仅看到寥寥个位数的好友发布了视频动态。

近期,微信还在搜一搜里上线“小视频”,并引入了快手的内容。从这一合作中不难看出,未来,视频号引入快手的内容,应该不存在什么难题。


知乎和微博的前车之鉴

知乎和微博的前车之鉴微信艰难探索短视频内容的尝试,实际上,在图文平台知乎和社交平台微博上也曾上演过。

早在2018年6月,知乎就在首页上线了视频专区,试水短视频内容。与微信视频号的形式相似,上线之初,知乎也仅以内测形式随机向部分用户开放权限,随后逐步开放。

独立后的视频专区,以时间、热度、兴趣为排序机制,以生活、人文类视频内容为主,视频时长大多在3-5分钟之间。而微信视频号推出的时间点适逢疫情爆发,因此比之前的知乎视频专区多了更多新闻类内容。

微信视频号追赶抖音快手,张小龙胜算几何?

但是,当时绝大多数视频内容制作者,并没有把知乎作为主要的内容发布渠道,而是更注重内容在抖音、B站等视频平台上的运营,知乎视频始终未引起创作者的重视。在随后的版本中,知乎又移除掉了短视频的一级入口,首页恢复到之前“关注”、“推荐”和“热榜”三个选项卡,视频作为用户回答的媒体形式之一,随机出现在信息流里。

知乎的短视频探索对视频号具有借鉴意义,尤其在内容分发和推荐机制上。另一个具有参考价值的是微博,从内容形式上看,微信视频号与微博中“视频”的产品功能最类似,二者的诉求也近乎一致,都是社交平台推出的防御性产品功能。

微信视频号追赶抖音快手,张小龙胜算几何?

微博的视频离不开微博大V的支持。对头部和机构平台超规格对待,是微博视频和微信视频号共同的特点。遗憾的是,尽管两家平台都更利于头部内容获得更高的播放权重,但是内容创作者,却更愿意将视频内容“首发”到快手/抖音/B站等专业视频平台。

其中的原因在于,知乎、微博和微信公众平台都是以图文为主的内容平台,用户已经习惯了在这类媒体中阅读图文内容。而刷一下就能不断看新视频的平台,带来了更好的观看体验。

可以说,用户在哪,内容创作者就会将重心放在哪。避免视频号成为创作者附带发布视频内容的平台,是微信要解决的核心问题之一。

错失朋友圈成为腾讯的短视频阵地后,微信四处为短视频开放导流入口,却始终无法激活生态内,以UGC短视频创作者的热情。最终在二级入口推出视频号后,走流量的路线也是迫不得已。可微博和知乎已经验证,图文平台向视频平台的转变有多艰难。

或许,无数内容创作者也在怀念,微信公众号带来的那个百花齐放的“文艺复兴”。张小龙也在思考,视频号如何创造每个人的光影时代。

本文转载于微信公众号:Tech星球(ID:tech618),未经作者授权,禁止转载。

   

数极客是新一代用户行为分析与数据智能平台,支持用户数据分析运营数据分析留存分析路径分析漏斗分析用户画像SEM数据分析等16种分析模型的数据分析产品,支持网站统计网站分析APP统计APP分析等分析工具,以及会员营销系统A/B测试工具等数据智能应用,支持SAAS和私有化部署,提升用户留存和转化率,实现数据驱动增长!

发表评论

评论已关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