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极客首页

跨学科看认知升级这件事(下文)

t第四部分:智慧的起源

t经过了前面三个部分的讨论,我们才开始逐步回答这个问题。

t首先的,“史前的各种顶级掠食者都在进化中幸存至今”本来是一个相当不可能的假设,因为在任何一个稳定的生态系统中,“顶级掠食者”都是一个具体的生态位,容不下两个物种,在陆地总面积相对恒定的前提下,我们无法构思一个如此多样的地球能容下这么多的顶级掠食者。同时,一种顶级掠食者的存在常常会否定另一种顶级掠食者的存在。这可能表现为地理和气候上的矛盾,比如一个北美存在暴龙的地球会非常温暖,容不得两极有冰,北极熊因此就消失了;或者时空因果上的矛盾,比如一个存在丽齿兽的地球将不会经历二叠纪晚期大灭绝,也就将无法迎来引鳄的崛起。

t跨学科看认知升级这件事(下文)

t​

t跨学科看认知升级这件事(下文)

t​所以为了让我们的讨论还有周旋的余地,我们不得不姑且假设数量众多的平行历史出来,在每一个平行历史中,都有一些顶级掠食者以惊人的幸运避开了所有可能的危机绵延至今,在这些绝大多数的平行历史中,人类都会因为剧烈的变化不再有机会问世。

t跨学科看认知升级这件事(下文)

t在这些平行历史里,我们会发现顶级掠食者们或许经历了比现实历史长得多的进化历程,但它们绝少转向其它一种进化方向,而会继续在肌肉和爪牙这条暴力的单行道上越走越远,直达食物链能量传递效率和生物材料所能允许的极限。我们大可以想象,暴龙没有在白垩纪晚期灭绝,因此变得更加巨大,甚至成为能捕食巨型蜥脚恐龙超级掠食者。他们智力很可能会因为体型增大而共同进步,但我们在绝大多数的情况下都不应该想象它们能因此获得智慧,神经系统那道高耸的进化势垒将严格地限制住他们。

t跨学科看认知升级这件事(下文)

t但那些“绝少数的情况”并非不重要,反而恰恰是整个问题最重要的部分,它几乎重申了上一部分结尾处的疑问:人类在今天掌握的暴力超过一切顶级掠食者,我们是如何突破了神经系统的进化势垒?

t这在以往恐怕是个诘难,但在今天已经变得相当明确:尽管有利的因素非常多,但只有社会能让我们决定性地突破神经系统的进化势垒——是社会让我们拥有了智慧

t“社会”这个概念没有太明确的定义,通常来说,任何自我繁殖并在时空内延续的群体都可以称为社会,但这未免太过笼统了,它同时包含了现代国家这样极度复杂的组织形式,也包括了一个蚁穴那样森严的高阶有机体,包含了塞伦盖蒂大草原上迁徙的角马群,还包括了大西洋里庞大的沙丁鱼群。

t跨学科看认知升级这件事(下文)

t所以我们将社会限定为那种成员之间没有显著的生理分化,但具有稳定的职能分工,并以即时交流完成协作的群体。这样一来,除了以人类为代表的大部分灵长目物种以外,具有社会的动物还将包括食肉目的狮子、狐獴、鬣狗科全部物种和犬科多数物种,长鼻目的象,偶蹄目的鲸下目,等等。

t跨学科看认知升级这件事(下文)

t​作为群居的高级形式,社会生活能带来许多显著的益处。因为在资源有限的情况下,协作的专才永远比分散的通才更具优势。正如我们在讨论势垒时看到的,任何具体的性状都不会只有优势,体型大既代表了强劲的力气、巨大的动能,也意味着更难加速、不易隐蔽。比如雄狮的体重可达雌狮的2倍,而且长着发达的鬃毛,这使它们难以靠近猎物,狩猎成功率很低。

t而狮群这样的社会生活就抹除了这种劣势:雄狮在多数时候并不负责狩猎,但以狂暴的力量驱散了狮群附近的所有竞争者,保证了狮群在食物链上的至高位置,并且在狩猎结束后击退前来抢劫的鬣狗,保卫胜利的果实;而雌狮虽然体型略小,但动作更加灵活,也更善于协作,它们负责了大多数的狩猎任务,并且在每次大规模狩猎时都根据个体间的体力差异,负责惊扰、驱赶、追击、扑倒等不同的职责,在面对特大型猎物,比如长颈鹿和非洲象的时候,它们还会邀请雄狮帮忙——狮群的成员可以达到30只以上,这让狮子超越所有竞争者,成为热带草原上最顶级的掠食者。

t跨学科看认知升级这件事(下文)

t​但为了恰当的协作,社会中的个体就必须充分地交换信息,在识别成员、划分等级、协调利益的行为中,观察、判断和决策的复杂程度也大幅提高了,社会动物需要更加发达的神经系统,或者说,格外发达的神经系统能给社会动物带来额外的优势,这会向右推动那个势垒,并且降低它的高度,结果就是社会动物更加聪明。

t跨学科看认知升级这件事(下文)

t​这种效应在灵长目中尤其明显,这个类群最基础的生活模式可以概括成“群居的树栖动物,以树叶和果实为生,偶尔以小型动物补充蛋白质”,这带来了复杂的社会结构,警戒、探查、觅食、防御、战斗,都要有个体负责,而且为了分配各种有限的资源,灵长动物先天地善于划分阶级。

t因此毫不意外地,当我们研究了各种灵长目的大脑,拟合各种性状与大脑发达程度的关系之后,社会规模果然是相关性最强的那个,甚至超过了体重的影响:大猩猩的社会规模在15头左右,新皮层是大脑其余部分的3倍多;人类的社会规模大约是150人,新皮层是大脑其余部分的4倍多。

t跨学科看认知升级这件事(下文)

t​于是在灵长目大脑的进化史上,我们看到了一组极具潜力的正反馈:智力越发达,越能组建更大的社群;社群规模越大,越能弥补个体的力量缺陷;个体的力量缺陷越被弥补,越能负担更大的脑子——它让人属物种最终击破了横亘在智慧前面的势垒,这是显生宙进化史上唯一的一次。

t也正是如此,社会生活给我们的智慧留下了深刻的烙印:即便是完全相同的逻辑关系,我们思考社会问题也总比思考抽象问题来得敏锐,这就是为什么网民总能在社会问题下面唇抢舌剑游刃有余,在科普内容下面就“费脑子”、“每个字都认识系列”。

t跨学科看认知升级这件事(下文)

t​

t第五部分:最后的回答

t我们将在这里正式讨论那两种“绝少数情况”,完成问题最后的回答——但这已经变得相当轻松了。

  • 是否有顶级掠者能突破神经系统的进化势垒?t

t鉴于进化史上唯一一次成功经验,我们会将希望寄托在那些经营着社会生活的顶级掠食者身上。这样的例子要比想象中的丰富,即便只考虑脊椎动物中最活跃的那些,这样的例子也出现得很早。显生宙刚过了不到一半,大约从2.5亿年前的兽孔目身上,我们就能找到集群狩猎的掠食者,比如犬颌兽(Cynognathus)类,它们是现代哺乳动物的叔祖,二叠纪陆地生态系统的主导者,但由于年代久远,我们缺乏清晰的认识。

t跨学科看认知升级这件事(下文)

t​中生代的情形要明朗很多,许多大型兽脚类恐龙都被推测有社会行为,比如犹他盗龙属、艾伯塔龙属,以及著名的恐爪龙属,集群狩猎能帮助它们制服更大的猎物。

t跨学科看认知升级这件事(下文)

t​

t跨学科看认知升级这件事(下文)

t​新生代的社会性掠食者就非常多了,仅以食肉目来说,更新世的斯剑虎属(Smilodon)就以群体狩猎,这意味着密切的协作,如同如今的狮子一样;犬科和鬣狗科也普遍以家庭为单位活动,这是延续了两三千万年的古老传统。

t跨学科看认知升级这件事(下文)

t​但是相比灵长目的社会生活,这些大型掠食者组建的社会在翻越神经系统的进化势垒时要乏力得多,这仍然是因为我们在第二部分里讨论过的原因:大型掠食者必须以大型猎物为食,社会生活固然能增加捕猎的成功率,降低捕猎成本,但社会生活也意味着分割利益,群体过大会显著减少个体收益,我们作为人类每天都在深刻地体会着个人利益和集体利益的剧烈冲突,这在顶级掠食者的世界里还会更加严重,因为食物链传递能量的效率非常低,每升高一个营养级,至少要损耗80%的能量,它们因此面对着更加严峻的资源问题,这严重限制了顶级掠食者的种群密度,使社会生活的正反馈大打折扣。

t跨学科看认知升级这件事(下文)

t比如一头成年狮子每天可以吃掉10到40公斤的鲜肉,一个20头的大型狮群每天就要消耗200到800公斤,相当于一两头斑马,一年就要消耗数百头斑马,必须巡猎数百平方公里的广袤土地——如此巨大的成本让它们的社群规模无法太大,顶级掠食者只要还是顶级掠食者,就始终处于一个狭窄的进化单行道上,它们转向的机会太少了。

t所以那些食谱比较广泛,或者说杂食的社会动物才是更有希望的类群,比如以人类为代表的大猿就是一群吃得极杂的动物,从树叶、果实、种子,到昆虫、青蛙、幼鸟等小型动物,到偶尔集群捕获的大块猎物,我们什么都吃,这在缓解取食压力的同时保证了营养供给。

t跨学科看认知升级这件事(下文)

t​这也暗示着,那些具有杂食习性的顶级掠食者,或许还有一线转机。比如灰狼虽然以大型食草动物为主食,但在食物短缺的季节也不拒绝狐狸、兔子、老鼠、蜥蜴这样的小型猎物,甚至也不拒绝野果和块根。它们当中小体型的亚种或许能在某个严苛的时期以杂食度过难关,顺势进入一个新的生态位,逐渐走上灵长类的道路——但这样的事情在3000万年的时间里都没有发生过,所以我们称它为“绝少数情况”。

t跨学科看认知升级这件事(下文)

如果让我在灵长目之外寻找一种最有希望进化出智慧的物种,我会选择狐獴,也叫猫鼬。它们生活在南非的卡拉哈里沙漠,主要以昆虫为食,但也捕捉小型爬行动物,还会吃植物,它们一个社群的成员可以多达40只,有着周详的分工:包括领袖、哨兵、繁殖者和觅食者,用复杂的声音信号互相交流——甚至还有相当灵巧的手指。如果历史赐予它们一块温暖湿润的土地,它们或许会负担起更加发达的大脑。t

t跨学科看认知升级这件事(下文)

  • 在那些假设的平行历史中,人类是否还会出现?t

t结合第三部分和第四部分的讨论,人属物种既不是靠着顶级掠食者的宝座发展出了智慧,也不是因为顶级掠食者缺席才发展壮大。恰恰相反,相比多数动物,我们高大而软弱,缺乏爪牙和护甲,肉质细腻又丰富,一些顶级掠食者甚至专门爱吃人属物种。在更新世,亚洲的硕鬣狗,非洲的恐猫,都有非常适合咬开我们颅骨的巨大下颌。

t跨学科看认知升级这件事(下文)

t​

t跨学科看认知升级这件事(下文)

t​

t跨学科看认知升级这件事(下文)

t​是的,我们这个物种一直都和顶级掠食者们共同生活着,那些阴影中袭来的恐惧直到今日还笼罩在我们的梦魇中,然而是我们不断适应新的环境,繁荣昌盛地活着,它们却随着气候和环境的变迁,在单行道的尽头化为尘埃。

t然而提起单行道,又岂止顶级掠食一种情形,第四部分结束时,我们看到了灵长目身上那种潜力巨大的正反馈,这个正反馈在人属物种身上达到了最强,将我们推上了另一条笔直的单行道:智力发达和社会生活互相促进,弥补了力量上的缺陷;而力量上的缺陷刚好给智力发展节省了能量,进一步促进了这组正反馈。结果就是我的力量越来越羸弱,越来越依赖智力和社会,最终爆发出了智慧。

t跨学科看认知升级这件事(下文)

t​这也就意味着,在恰当的生态位上,智力发展同样可以进入单行道,也就是神经系统进化势阱结束后那条迅速下坠的曲线。所以我们要回答那些假设的历史中是否还有人类,最关键的不是要考虑那些假设中幸存的顶级掠食者有多么强大,而是要考虑那些假设是否会摧毁我们历代祖先适应过的生态位。

t跨学科看认知升级这件事(下文)

t然而幸好这次提问不是“人类的进化史”或者“为什么只有人类进化出了智慧”,所以不管这些具体的假设是什么,本文只列举一些人类进化史上最重大的全球事件。

t古生代和中生代的任何假设都可能在未来诱发显著的蝴蝶效应,让一切变得不可预料。为了让灵长目能顺利出现,我们武断地拒绝了白垩纪之前的一切假设,或者说,人类和白垩纪之前的顶级掠食者在因果时空上不共存。

t530万年前到258.8万年前的上新世,南北美联合,非洲和欧亚大陆碰撞,这些板块运动切断了全球海洋中的环赤道暖流,南极环流封冻了南极大陆,大西洋的北赤道暖流变成墨西哥湾暖流,给北极输送了大量的热水,促进了北极冰盖的形成,全球气候因此变冷变干,非洲的森林退化成草原,一部分大型灵长动物开始从树上下来,走出森林。到约280万年前上新世末期,最早的人属物种出现了——改变了这一连串事件的假设,也会抹除人类。或者说,因为这些事件灭绝的那些顶级掠食者,在气候和地理上都不能与我们共存。

t跨学科看认知升级这件事(下文)

t​在258.8万年前到1.2万年前的更新世,人属在东北非顺利发展出多个物种,大约在250万年前学会用石头制造工具,这增加了获取食物的渠道,它们的社群规模变得更大。由于更新世气候变动,撒哈拉沙漠会周期性地进入湿润阶段,允许人属物种通行,它们从直布罗陀海峡和红海两个方向走出非洲,其中较早成功的包括盘踞在欧亚大陆西方的尼安德特人(Homo neanderthalensis)和向东扩展的直立人(homo erectus,包括北京猿人)。我们作为智人(homo sapiens)这个物种出现得较晚,由于生态位类似而被尼安德特人排挤,困在东非到阿拉伯半岛一代。

t跨学科看认知升级这件事(下文)

t​直到6万年前,智人在协作和竞争中率先获得了更大的额叶,获得了最强的抽象思维能力,表现出了完备的“行为现代性”:我们用宗教和语言团结了超过百人的巨大社会,借此研发了复杂的工艺,开始垂钓、烹饪、交易、制造复杂的工具、创造艺术品,等等,标志着晚期智人(homo sapiens sapiens)亚种形成——趁着5万年前的莫斯特雨期,我们冲出了非洲,席卷了整个地球,灭绝了大批大型动物,包括许多顶级掠食者。

t跨学科看认知升级这件事(下文)

t​所以那些更改了这些关键节点的气候与地理变化的假设,也可能让人类无法最终出现,但这主要集中在非洲,那些其它大陆上因气候变化而覆灭的顶级掠食者们,很可以在某些假设中保留下来。

t毕竟在此之后,这个星球上就再也没有什么顶级掠食者能阻挡进击的智人了。

t#侵权删# #因为这篇文章太优秀了,冒着侵权的风险也要分享#

t搬砖不易~

给大家推荐我国新一代大数据用户行为分析与数据智能平台:数极客(https://www.shujike.com),是首款支持无埋点、前端埋点、后端埋点、API导入四种混合数据采集方式,整合分析用户行为数据和业务数据,可以自动监测网站、APP、小程序等多种渠道推广效果分析,是增长黑客们必备的互联网数据分析软件。数极客支持实时多维分析、漏斗分析、留存分析、路径分析等十大数据分析方法以及APP数据分析网站统计网站分析小程序数据统计用户画像等应用场景,业内首创了六种提升转化率的数据分析模型,是用户行为分析领域首款应用定量分析与定性分析方法的数据分析产品

发表评论

评论已关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