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极客首页

一个叫小北的产品经理决定去“死”

一个叫小北的产品经理决定去“死”

(一)

“你跟这帮月收入二十几万的人聊什么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有用么?他们根本不懂,也不需要懂”

“可是互联网不关只是技术,它代表的是一个时代……”

“苏友平,你是有病吧?我们团队95年的妹子都开着玛莎拉蒂满武汉跑,你开个破本田跟人讲时代?”

“但是我感觉人生不应该只看重钱,应该有更多的追求,更宽的视野”

“不需要,这帮人只要会用微信,支付宝就可以了,如果会用几个清楚僵尸粉丝的软件就更好了。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问题是钱解决不了的,问题是没钱”

“我承认,人活在这个世界上,最直接的梦想就是赚钱,但是赚钱也有很多种方法,你们的那些方法我做不来”

“你能做得来的是产品经理是吧?那我问你,你这几年做得产品有成功的么?你的老板只想赚钱,你

还在那跟他讲什么互联网生态。苏友平,你的肉体支撑不了你庞大的灵魂。我说过,只要你改掉你自命清高的毛病,是可以跟着我的”

“但是我始终没办法接受这个样子”

“你已经三十了,你的梦想还没过期么?”

(二)

桌上的卡布奇诺有点凉了,我在上班的时候,通常喜欢在下午三点钟左右,跑到楼下星巴克点一杯卡布奇洛,什么都不带,只是盯着杯子发呆,想起来的时候才喝上一口。发呆的主题一般没有固定,回想起当初跟一个咖啡师朋友聊到卡布奇洛,我很装逼的告诉他,我蛮喜欢卡布奇洛的奶泡。

朋友一脸赞赏得点了点头,其实我一点都不懂咖啡,只是觉得如果不说点什么能称得上星巴克这种氛围的话,好像白来了一趟。

苏友平坐在我对面,桌子上摆着一杯抹茶星冰乐,我一向不喜欢这种饮料,可能是我不喜欢抹茶的味道吧。一直到他点着的烟引起了我的注意,我才从胡思乱想中回过神来,跟他要了一支烟点上。

这个点一般我的口袋里都没有烟,公司那帮孙子总能用各种方法找到我藏烟的地方,然后把烟拿走,留给我一个塑料壳。透过烟雾,我看着面前这个少年,不知道应该说点什么。虽然公司的制度一向很轻松,但是不代表我可以随随便便“带薪喝茶”。

“我决定回老家去了”

听到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特意确认了一下,他不是哭着说出来的,讲真的,如果他敢哭着说出来,我是绝对不敢继续坐在这里,想想回公司对着电脑也是挺好的。

“想了多久了?”

“半年了吧,我可以回张家界,跟我哥开个饭店,或者开个水果店什么的总好过这里”

“邓娟打电话给你了吧?”

“是的,她打完电话给我,我就开始想,是不是应该回家了”

“回去吧”,其实我一向比较赞同身边的朋友有回去的想法,虽然几年前我对那些想要回家的朋友都不屑一顾,认为年轻人就应该在一线城市里奋斗打拼。但是随着年龄的增大,我会更加的关注幸福指数。那些成天叫嚷着要留在一线城市开阔视野,增长人脉的年轻人,不正是和我当年一样的想法么?

但是,月薪几千块钱的人,能开阔什么视野?

连每个月在市里游玩一下都得考虑好久,视野也就只是局限在两点一线。人脉是和你的薪水相关的,月薪几十万的人有几个会和月薪几千块钱的人做朋友?我是已经与曾经割裂了,是再也回不去的时候。

喝了一口卡布奇洛,还是一如既往我搞不懂的味道,但是只是为了装点逼格的话,总好过自己承认自己很俗。

苏友平大学毕业以后就来到了深圳,拖着一个大箱子站在深圳的街道上,根本不知道应该往哪走。在表哥的同学家借助下来以后,就开始马不停蹄投简历,我手头上还有一份他最初版本的简历,简直不愧于简历这两个字,每个部分都大概一到两行,全篇字数算上标点符号估计都不超过50个字。

但是就凭借着这份简历,苏友平居然面上了一家公司的产品经理,这让我蛮意外的。我是在公司校招的时候认识他的,那个时候他并没有面上,但是因为对他的印象很深,所以留下了他的联系方式,一年也见不了一回,产品经理也是我灌输给他的概念,他听我安利完了以后,简直就像是触到了他G点,兴奋得晚上4点多钟打电话给我说想要做产品经理。我当时睡得迷迷糊糊,就告诉了他一句“你先毕业了再说吧”。

我最佩服他的一点就是,他能说到就做到,而且非常容易把我说的话当真,虽然我们近乎萍水相逢,但是天知道他怎么会对我说的话唯命是从。毕业到现在已经五年了,他在产品经理这条路上走得非常艰难。其实我一直觉得挺愧疚的,毕竟是我带他入的坑,却没有在他最需要的时候伸出援手。但是至少在现在,我能坐着听听他的故事。

(三)

邓娟是个微商,三十六岁的四川女人,见过她一次,是某一年的饭桌上,和苏友平一起过来的。邓娟一口一个“小北”的叫着他,我一直以为苏友平的小名叫小北,或者是笔名叫小北。但是小北这个名字只有一个人叫过,是他的爷爷,也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这么一个名字。后来又多了一个人,就是邓娟。

邓娟是那种在给别人洗脑之前可以先把自己洗好脑的微商,发朋友圈的频率比我看朋友圈的评率要高至少10倍,其实我一直不理解,为何年龄相差这么大的两个人可以如此的亲密。苏友平告诉我说,那叫红颜知己。好吧,红颜知己就红颜知己吧,总比“婚内出轨”要来得好听吧。

邓娟结婚的时候,和他老公两个人全身上下的钱加起来都办不起一桌酒席,几个朋友凑点钱,好赖把酒席给办上了。不过邓娟赚钱的能力确实让我挺佩服的,什么都做,什么都敢做,只要不是写在刑法上的路子,她都敢去尝试。最好的时候,开了一家汽修店,日子也朝着小康去了。

但是这人的思维转变起来估计自己都能吓一跳,好好的放着汽修店不管,跑去做了微商。虽然我一向不是很反感微商,但是也总没办法那么容易接受。苏友平可以接受就随他的性子吧,反正这个红颜知己又不是我的。邓娟做微商做了三年,手下管着二十几个“得力干将”,每个“得力干将”手下都有好几千号微商人。“得力干将”个个开着宝马、奥迪、奔驰,活得跟新闻联播里说的一样。

苏友平跟她认识是在一家创业公司,也就见过几次面,邓娟好像蛮喜欢这个小弟弟的,那次在饭桌上,显得格外的腻歪。不过现实的女人我一般都会保持距离,不是我故意跟钱过不去,主要是我的人生不应该是复制别人的。

(四)

苏友平做产品经理的日子,其实挺痛苦的,没课程,没老师,没经验,硬着头皮不敢有丝毫的松懈。提个需求,厚着脸皮问开发这个功能能不能实现,开发白了他一眼说“你这个功能上个版本已经做了”。

那个时候苏友平才知道,新入门的产品经理,最快的方法就是把以前产品经理留下来的文档和产品架构大致过一遍。

折腾了几天以后,他又一次跑去问了开发,结果还是被怼了回来“你这个功能上上个版本已经提了,只是我们没时间做”。得亏苏友平还年轻,这点打击算不上什么。他盯着开发的秃头发了一会呆,实在忍受不了打了个电话给我。

“产品经理到底怎么开始啊”?

我当时正忙着评职级,根本没那个闲心跟他解释,随口说了几本书名,让他自己去看。但是挂了电话以后我就后悔了,其实那几本书我都没看过,这不是坑人呢嘛。但是评职级的心情明显盖过了我的内疚,想着过几天再好好指导指导他。我也没想到这个过几天居然是过了三百多天。等我回过神来想起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他告诉我他已经跳槽了。还好只是跳槽不是转行,不然我岂不是坑上天了。

我刚想告诉他看书其实对于做产品经理没有多大用处,因为产品经理是属于实战型岗位,理论知识基本派不上用场,他却略带兴奋的告诉我,他找到了一个学习的方法,就是去一些网站上学习课程。我惊讶于他居然发现了这种骚操作,他却打断了我的思路,直接挂了我电话。

新一代大数据用户行为分析与数据智能平台:数极客(https://www.shujike.com),是支持无埋点、前端埋点、后端埋点、API导入四种混合数据采集方式,整合分析用户行为数据和业务数据,可以自动监测网站、APP、小程序等多种渠道推广效果分析,是增长黑客们必备的互联网数据分析软件。数极客支持实时多维分析、漏斗分析、留存分析、路径分析等十大数据分析方法以及APP数据分析网站统计网站分析小程序数据统计用户画像等应用场景,业内首创了六种提升转化率的数据分析模型,是数据分析软件领域首款应用定量分析与定性分析方法的数据分析产品

发表评论

评论已关闭。

相关文章